首页 »

法庭上的陈海鞠

2019/10/23 12:40:41

法庭上的陈海鞠

 

被指控收受或索取财物504万余元

 

年满64岁的陈海鞠出现在法庭上时,步履蹒跚,表情困顿,眼睛似乎也无力睁开。然而,庭审中他一激动就拍桌子,与检察官刘金泽的言语交锋,也火花四溅。

 

公开资料显示,陈海鞠是湖北公安人,1950年出生,毕业于厦门大学世界经济系,拥有硕士学位;1973年在民航徐州站调度室任调度员,随后步步高升,1999年至2003年任中国民用航空总局空中交通管理局局长、党委副书记;2003年11月至2011年任东方航空集团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2011年5月退休。

 

2013年6月8日,已经退休两年多的陈海鞠在家中被纪委办案人员带走。半个月后,陈海鞠突发心脏病,心脏搭了两个支架。7月30日,他被市检察院执行逮捕,并因涉嫌受贿犯罪于9月13日被移送审查起诉。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 2001年至2013年,陈海鞠收受或索取的各类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504万余元。

 

504万余元财物构成如下:2001年至2007年,他为刘某在承接民航上海区域管制中心的弱电工程中谋取利益。2004年至2013年,以借款或允许妻子收取顾问费等形式,收受刘某给予的人民币236万元。

 

2007年至2008年,在拉斯维加斯收取冯某赌资2万美元,后又以借款名义获得60万元人民币。2003年,为阎某的公司在工程招标中谋取利益,后严某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给陈海鞠赌资1.5万澳元。2005年至2009年,利用职权与蒋某进行合资合作成立公司。

 

2008年及2009年,在美国拉斯维加斯收受蒋某赌资25万美元。退休后,又在中国澳门收受蒋某赌资港币20万元。2008年,为马某承接东航废弃物回收及处理业务提供便利,2009年,马某送给其一件鸡翅木根雕工艺品,价值5500元。

 

作为上海去年打掉的“大老虎”案之一,检方事前予以充分准备。市检一分院派出的是第一届全国优秀公诉人、未检处处长刘金泽,他之前担任过公诉处处长。检方的案头,一尺高的卷宗有四五摞。

 

否认全部笔录的证明力

 

身体不好,似乎成了陈海鞠的一件“武器”。仅在16日上午的庭审中,他就喝了6纸杯水,审判长一再提醒他“身体不适立刻报告”。在控辩双方交锋的关键时期,陈海鞠的调门总是很高,用手抽着脑袋,令审判长不得不打断追问,“请公诉人问下一个问题”。次日的庭审中,被告席上还放着一杯水和一小瓶心脏病类药物。

 

“我的笔录,哪怕是我亲自签名的,也不代表我的真实意思。”针对检方发问的重要依据——询问笔录,陈海鞠否认全部笔录的证明力。他说自己遭遇了种种不得已的情况。陈海鞠曾对组织写过两份自述材料,为自己辩白,可是在法庭上,他说这两份材料也不可信。

 

检方当庭播放的录像中,陈海鞠自述因为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慢慢私欲变成了贪欲,并最终走上了犯罪道路,“关键还是自己,谁也不怪,怪自己。”

 

对这段录像,陈海鞠在法庭上语出惊人:“可以说这是我的策略。”陈海鞠称,经过两次入院急救的经历,在身体还未恢复和心理压力较大的情况下,面对“高压审讯”有些受不了,因此顺着检方的话往下说,希望能够“先出去再做打算”。

 

实际上,早在今年1月10日,法院就组织双方召开过庭前会议,进行了非法证据排除。然而,法庭上还是出现了无法预料的一幕。对于公诉人的问题,陈海鞠要么装听不见,要么王顾左右而言他。追问七八遍之后,换来的是一句“我不记得了”,这样的交锋一直持续,音调越来越高,以致审判长不得不多次打断庭审,要求双方“控制情绪、理性表达”。

 

坦承自己好赌

 

由于工作关系,陈海鞠经常出国,出入各地赌场。在赌桌上,他一掷千金,有时一晚赌金要十几万美元。

 

陈海鞠坦承自己好赌,有时半小时,有时两三个小时,也有通宵。甚至在夏威夷开航空年会时,他也专程赶到赌城拉斯维加斯,下榻蒋某为他安排好的高级套房,“当时他还安排了两个小姐,被我骂走了”。蒋某在赌场有贵宾卡,每次都是蒋某提供赌本筹码,供陈海鞠在贵宾室内过瘾,而无论输赢,陈海鞠的筹码都会全数交还蒋某,整个过程他是不接触现金的。

 

说起赌场的路数,陈海鞠如数家珍,“百家乐、老虎机、21点,我有时也自己买几百美元玩玩,有时几个朋友也互相拿对方一些筹码”。因此,他认为关于接受赌资的部分,都是不成立的。针对第一节236万元的指控,他认为这笔钱是当年他在澳大利亚赌场赢来的,不算受贿。

 

 “陈海鞠是一个糊涂蛋,导致账务混乱!”陈海鞠的律师表示,由于工作关系他与妻子长期两地分居,其生活起居乃至钱物的管理都是由司机或秘书照顾。陈在和他人的交往中,对于钱财往来并不在意。

 

近5年法院审理的职务犯罪案中,极少有为自己做无罪辩护的。为数不多的一例,是2009年的交大昂立的原总裁兰先德案。兰先德在法庭上用强硬的言辞将检察官逼问至墙角。法院认定的涉案数额也大大低于检方指控的金额。兰先德最终被上海二中院一审判决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陈海鞠案还是今年2月10日的一场记者招待会上、上海市纪委重点提及的几起“大老虎”案件。在此前进行的公开庭审中,同为“大老虎”的万曾炜与王军,都对指控的罪名及金额全部接受。

 

历经3天庭审,陈海鞠看起来十分疲惫。和他同样疲惫的,还有第一法庭里坐得满满当当的旁听者们,其中有陈海鞠的女儿,也有他昔日的部下。有人暗暗垂泪,有人眉头紧锁,有人低头不语。而等来判决,或许要几个月之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本文编辑:尤莼洁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