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外交部老人的抗战往事

2019/10/23 12:41:19

外交部老人的抗战往事

“70年前,这些抗战老同志们还都是年轻人,风华正茂,甚至比我们今天在场的年轻同志还要年轻。”这是王毅在外交部抗战纪念主题活动中的一番即席讲话。这真是一次白发革命人的聚会,除了外交部机关合唱团、驻部武警战士和部分司局合唱队中的年轻人外,七百名参加过抗战的外交部老革命和离退休干部是绝对的主角。

 

说到给老战士颁发纪念章,外交部大概是中央是各大部委中最有资格的,这与新中国成立之初的军人和地下党进入外交系统的历史传统不无关联。亲自领衔新中国外交的周恩来曾经说过,世界上每个国家的统治阶级都要挑选最忠诚、最可靠、最有才干的分子来从事外交工作。我们的外交干部无非几个来源:首先是从军队中选调,军队干部经过战争的考验,是最靠得住的;二是从地方干部中选调,他们有领导工作的经验,也是很靠得住的;三是从地下党中选调,他们的文化水平较高,是在敌人的白色恐怖中锻炼过来的,也是可靠的。

 

如今健在的曾经参加过抗战的外交部人越来越少,他们每个人的人生故事,都是一部传奇。今年已经94岁高龄的林中老人思路清楚,他代表获得纪念章的老同事发言。1937年抗战爆发后不到一年,河北人林中就在他的家乡参加了革命,此后辗转易县、定兴县、察哈尔青年团任抗联会分队长、主任、组织部长。他调入外交部的时间是1954年12月。1969后的三年,他是驻阿尔巴尼亚使馆参赞,要知道当年阿尔巴尼亚可是“欧洲的一盏社会主义明灯”,在中国的外交序列中排名十分靠前。
 

在阿尔及利亚和莫桑比克两任大使任后,林中回到北京,出任外交部政治部工作组组长,后又升任外交部部长助理兼政治部主任、部党组成员。在那个特殊年代,政治部是外交部的要害部门。文革中,外交部政治部曾被夺权,使外交大权旁落达一个多月之久,系列极左事件更造成严重国际影响。
 

比林中还早五年出生的符浩,曾出任外交部副部长。陕西人符浩原名符忠孝,说起他的名字,还有一段轶事。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符忠孝参加了西安学联组织的工作团,赴乡村宣传抗日救国思想。同年9月,他到中国共产党所办的西北青年训练班学习,一个月后考上了延安抗日军政大学第三期开始军旅生涯。主持抗大工作的罗瑞卿看望新生点名到“符忠孝”时,其浓重的湖南口音让人听起来像是“符号”,同学马上纠正,而罗瑞卿却幽默地说:“小题大做,一个标点,一个符号,有什么不可以。”于是,“一个标点,一个符号”的典故就在抗大传开,符忠孝索性取其谐音改名叫“符浩”。
 

符浩最有名的抗战功绩要属山东渤海军区对敌工作科长任上,他成功策动了寿光王道部两千对多伪军的起义,这也是山东战区自抗战以来伪军最大一次起义。战时和日本侵略者作战,和平时期的符浩则活跃在对日外交一线,他参与了1978年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访日时与日本首相福田赳夫互换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谈判的全过程。
 

新中国第一批外交官中有不少是军人出身,他们直接参与了抗战。曾经在外交部主管政工工作的副部长李耀文是其中之一。97岁高龄的李耀文如今身体也很硬朗,还不时挥毫泼墨。
 

李耀文有一个同学叫曹漫之,在上海辞逝的曹曾任华东政法学院副院长。1933年,县民众教育馆管理员的李耀文开始接受搜集情报的任务,曹漫之把这些情报用药水密写后报告中共胶东特委。1937年春由曹漫之介绍,李耀文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七·七”事变后不久,中共荣成临时县委成立,曹漫之任书记,李耀文任宣传委员。他们广泛深入地开展抗日救国的宣传活动,并深入到国民党地方武装乡农学校进行秘密工作。消息泄露后,被国民党县政府通缉。而后,曹漫之、李耀文、林乎加等共同组织领导埠柳乡农学校的武装起义,将起义队伍带到文登大水泊,编入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1938年1月后,李耀文先后担任一路指挥部政委、“三军”政治部主任、五旅政治部副主任等职务。这期间,他参加了胶东5个月反投降战役及多次反“扫荡”战斗。
 

军人出身的外交官自然有机会在战场上杀敌,但还有一些人在隐秘战线甚至异国为抗战倾注心力,1944年在美国加入美国共产党的浦寿昌是著名的翻译家,曾任周恩来的翻译和秘书。如今在哈佛大学还能查到浦寿昌的博士论文,题为《中国的劳动政策》。
 

美国共产党成立于1919年,上世纪二十年代后期,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在当地加入了美国共产党,成立了美共中国党团和美共中国局,1929年,美共中国局有党员33人,到1930年共有50人。浦寿昌1942年6月毕业于美国密歇根大学,1946年获美国哈佛大学研究院博士学位。1949年11月回国,他和战时的熊向晖这枚闲棋冷子一样,终于派上了大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