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 | 枪击案不断,躁动的美利坚得了什么病?

2019/10/23 14:34:45

深度 | 枪击案不断,躁动的美利坚得了什么病?

枪案频发,喋血连环。这几乎可以概括过去一周美国的新闻头条。从夏洛特市白人警察射杀非洲裔男性案,到伯灵顿梅西百货枪击事件,再到巴尔的摩市枪案,令人揪心的画面暴露了美国社会的“躁动症”,其病因则是美国长期以来的制度“内伤”。


   
“月月有枪击”背后的深层问题


   
在《功夫熊猫》里,美利坚人民告诫我们要做到“内心平和”(inner peace)。然而现下,美国民众自己的安全感却在一阵阵“喧嚣与骚动”中被打破。


根据英国广播公司(BBC)的数据,仅2015年,美国就发生至少372起大规模枪案,几乎每天一起,全年有13286人命丧枪口。“月月有枪击、月月有抗议”已经成为了一种可悲的常态。而每一桩血案背后,都交织着恐怖主义、种族、宗教、移民、枪支管控等复杂因素。获得感的丧失、反恐无力带来的挫折感,让美国社会在接收难民、对待穆斯林、控枪等问题上面临情感与理智的左右拔河。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国友对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表示,一系列枪案暴露了美国的深层问题。从经济上看,尽管失业率看似下降,但实质上有效劳动参与率没有提升,仍在63%左右徘徊,而失业的绝对人数也没有下降,有9400万美国人找不到工作。收入停滞、中产阶级缩水、贫富扩大让底层民众生活更为痛苦,也令老百姓失去了以往的耐心与平和,催生出极端暴力事件。从社会上看,美国的“大熔炉”出了问题,特朗普的得势反映出美国的种族主义魔咒挥之不去。从两党政治上看,无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变得“简单粗暴”,不愿再倾听对方在讲些什么,折射出政治极化后国家的调适机能失灵……这些综合因素再加上持枪的合法性,使民众通过武器找到了情绪的宣泄口。


   
“枪文化”与“枪政治”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美国外交研究室主任袁征对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表示,一系列的枪案也让控枪势必成为大选的议题。但辩论管辩论,两党都深知真正要“禁枪”,那既是违宪之举,也得罪全美步枪协会等“金主”。在大选临近时提“永别了,武器”,无异于自杀行为。


尽管,奥巴马在追忆枪下亡魂时潸然落泪;尽管,这位美国总统曾叹道,在当今世界美国是唯一一个每隔几个月就目睹枪案惨剧的文明国家;尽管,他今年1月绕开国会,颁布行政令加强控枪……但毕竟,美国的“枪问题”是一个糅合了“枪文化”和“枪政治”的双重问题,它的解决无疑是一项系统工程。


“枪文化”背后,是美式民主价值观笼罩下的人权悖论;“枪政治”背后,则是国会议员参与幕后交易的庞大利益链。就在上周,美国步枪协会宣布花费500万美元投放政治广告,支持枪权,并支持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而6月奥兰多枪击案发生时,嫌犯奥马尔·马丁居然不在美国政府监控名单上,并通过合法途径购买了至少两件枪支,凸显了控枪机制的巨大漏洞以及联邦与地方的各自为政。


从治理层面看,控枪问题的“无解”恰恰是因为民主党和共和党迷失在党争之中,枪案的血和泪,无法填补人命与党争间的鸿沟。美国历史上,要求控枪以及对购枪者进行背景调查的曾高达90%以上,但这么高比例的民意却得不到体现和落实,这正是美国学者福山所说的典型的“政治衰败”。


   
“结构性”种族主义几时休


   
种族问题也是几次枪案中的“现象级”根源。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的统计显示,夏洛特枪击事件中死去的黑人男子是今年以来第173个被警察击毙的非洲裔美国人。这意味着过去9个月以来,几乎每两天就有一个黑人被警察打死。


长期追踪仇恨犯罪现象的美国南方贫困问题法律中心的统计显示,截至2015年,全美共有892个已知的“仇恨组织”,数量较2000年初增加了近50%。该机构分析称,近年来,经济不景气、非白人移民人数上升以及首位黑人总统的产生,都让长期困扰美国社会的“白人至上”思潮躁动加剧。

 

社群隔离、警民之间的高度不信任还令美国一些地区陷入“高犯罪率、低破案率”的怪圈,并形成恶性循环。由此看来,只有消除存在于美国司法、教育、经济等各方面的“结构性”种族不平等,才能解决日益尖锐的种族矛盾。


   
安全感悄然远去


   
枪案频发,还折射了美国面临“独狼式”、弥漫式恐怖主义的窘境。前不久“9·11”事件15周年纪念日前夕,皮尤中心做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40%的美国受访民众表示,恐怖袭击发生的可能性要比“9·11”时更大。


近期的明尼苏达州砍人案便是一个警示。它意味着无需精心准备、长期谋划和严格训练的“DIY”式恐怖袭击将成为一种“新常态”。随着恐袭方式向个体发动分散式袭击转变,灾难可能突然降临,猝不及防。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称,美国国内约1000名可疑的伊斯兰极端分子正在受到FBI调查。这就让人们变得更没有安全感。


其实,美国本土安全面临的严峻新态势,也可以说是美国自酿的苦酒。“9·11”事件之后,美国在中东等地区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但结果如何呢?“我们制造的敌人比我们消灭的多。”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总裁、“9·11”事件后曾担任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的简·哈曼如是说。

 

无论如何,血腥的一周总算过去,然而对于政治极化愈演愈烈而又正值大选之年的美国而言,新的血案或许只是进一步抽紧了一个死结。在引发了又一轮激奋、慷慨、喧嚣和鼓噪之后,民众的内心能平静得下来吗?
   
(栏目主编:杨立群。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笪曦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