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代股民眼中的中国股市断代史

2019/11/9 2:09:16

第一代股民眼中的中国股市断代史

 

在大家印象中,上海证券交易所是1990年成立的,中国股票的历史也应该从1990年算起。

 

但事实上不是这样的。上海证交所成立的第一天,已经有八支股票在进行交易,这就是大家都知道的老八股。老八股早在上交所成立之前就已经开始交易了。我把这一段时间称为“蛮荒时代”。

 

最早是延中和小飞乐,在1986年就开始柜面交易了。当时交易的地方在静安寺,现在的会德丰广场,叫做静安交易所。后来陆续发行了电真空、大飞乐、申华、老庙、爱使和浙江凤凰。这就是老八股。

 

当时的股票,真的是有“票子”的,我记得延中和小飞乐是面值50元一张,上面就写个“50”,电真空和老庙是100元一张,上面就写个“100”。你要抛股票,就到柜台把那张纸给交易员,然后报个价格,然后谁愿意要,就把这张纸头买走了。

 

你问我怎么样规范?那个时候完全没有规范,别说全国了,光在上海,静安和虹口两个的交易数据都不能互通。所以小飞乐说好了只能在静安交易所交易,就不能拿到虹口交易所去交易。

 

据说当时上海交易所的交易方式都是临时发动职工想办法设计出来的方案,从每日从用麻袋装交易票据,到后来的记账式交易,那个记账的表格也都是他们自己画出来的。

 

但这样原始的市场仍旧吸引了大量的上海市民。每次发股票,排队的人都是人山人海。为什么?股票会涨,几天功夫,就能从100块涨到150块。老八股里的最后一支股票,是申华还是爱使?我已经记不清了,反正我也排队去买。和我小叔子两个人,排了整整一整晚,早上交易所一看外面的人头,知道趟不牢了,临时通知改一地方,一晚上白排。

 

股票就是这样开始吸引上海人的,虽然一开始就这么一小撮人,但这一夜长队已经显示出一些非理性的东西。我的观点是,有非理性的地方就有风险。上海股票的第一次暴跌始于1989年下半年,老八股里的大部分股票都跌破了面值。

 

于是一下子所有的股票开始无人问津,所有的交易所开始门口罗雀,但这种时候才是真正的机会。杨百万买电真空就是那个时候买的,100块面值的股票,他的买进价91块。

 

 

1990年12月,上交所成立。管理层最英明的地方,就是在上交所刚成立的时候就开始推行无纸化。票面50元和100元的纸头终于被扫进了故纸堆。以股票无纸化、电脑交易系统投入使用为开始,我将这个时代,称为“黑铁时代”。

 

电脑系统投入使用,至少交易规则是完善了,炒家开始入场,炒股票炒股票,“炒”这个字,就是从这个时代开始的。

 

中国第一次像样的牛市来临了,1990年,杨百万91块买的电真空涨到300多块。

 

1992年,认购证又掀起了一次疯狂。30元面值的认购证,从一开始的无人问津,后来到黑市上炒到过1万块一张。同一时候,是牛市再临,电真空炒到过2500块,老庙更是炒到过10000多块。

 

T+0的交易制度、没有涨跌停板的限制……于是股价每天像打了鸡血一样上蹿下跳。这一次上证指数从5000点跌到3500点,许多人吓破了胆,我想老股民都会很淡定。为什么?跌百分之四十算什么?我们都是见过一个股票几分钟跌掉一半的人。

 

当时最大的交易场所就是在文化广场,数以千计的股民聚集在一起。股价是大喇叭里报出来的,据说当时报股价的小姑娘后来因为吐字清晰、嗓音优美被电台开中挖去了,到了电台仍是负责报股票,每天交易时间就反反复复的报:延中实业,多少多少块,上涨了多少;真空电子,多少多少块,下跌了多少。

 

那么多人聚集在一起,听着大喇叭里数字的跳动,情绪极其容易传染。所以当时的场面,经常是股票一涨,大家一起买,然后噼里啪啦翻个倍。股票一跌,大家一起抛,然后稀里哗啦被腰斩。报单的窗口总是不够多,报单的窗口前永远都排着长队,人人左手一张红单子,右手一张绿单子,一看股票涨了,赶紧把绿单子藏起来,排好队买进,排到一半看到不对跌了跌了,赶紧又把绿单子翻出来,继续排好队卖出。

 

所以常常出现这样的局面,你开始排队想抛股票的时候股价是100块,等你排到了抛出的价格是50块,再等你走出文化广场的时候,股价又变成了150块。于是一屁股坐在复兴路的上街沿上,爬也爬不起来了。

 

后来,我凭着买认购证的积累,坐进了江苏北路上一家证券公司的大户室里,终于可以享受专属报单员的待遇,看行情也容易了,股票买进卖出也方便了。

 

但大户室是一处很吊诡的地方,他们真的有消息,当时的消息可比现在准得多。我清楚地记得333的时候(作者注:上证指数历史上一处很有名的大底部),证券公司的投资顾问,我记得那个投资顾问名字也叫李大霄,一个一个房间来通知,让大家赶紧买股票。可许多人跌怕了,想再看看,结果李大霄又一个一个房间打电话来,传达了公司的精神:不买股票的,赶出大户室,不满仓的,赶出大户室。结果没两天,股票真的涨到天上去了。

 

证券公司给你消息干什么?当然不是纯粹发好心让你赚钱。当时银证没有分家,我所在的证券公司属于工商银行,他们就是想让你融资,让你问他们借钱。

 

当然也有坑你的。当时我们证券公司还有一投资顾问,此人曾是上海一知名股评家。有一次他要抛小飞乐,就一个一个房间打电话说,小飞乐我们要拉了,大家赶紧买,融资买。结果事情泄露,亏了钱的大户们把股评家堵在办公室里结结实实一顿爆打,证券公司也把他赶出了公司。

 

融资像毒品一样,是会上瘾的。大户室里许多人赚到了加了杠杆的钱,就再也停不下来了。但底部的时候证券公司可以给你消息,这是顺水人情,大家跟着一起买还可以众人拾柴火焰高。但到顶部的时候他们自己也要逃命,会把出逃的机会先给你?没逃走,等着强行平仓吧。

 

你想听悲惨的故事?我认识一个人,年纪跟我差不多,也是老股民了。认购证积累的本输光,就把家里两块祖传的劳力士拿到证券公司来,融了资买进去想要翻本。没有涨跌停板的年代,爆仓是何其迅速。第一块表,上午融资买进去,到中午就没了。第二块表继续补,到收盘也没了。然后他就真的被赶出了大户室,只留下一些没平仓掉的股票,在报单元手里,涨上去了,就卖掉一点还证券公司的账,又跌下来了,就再买进一点拉低点成本。我也不知道他欠证券公司的钱到底是什么时候才还清楚的。

 

还有个女孩,据说是一个做生意的老板的老婆,本来是全职太太,觉得太无聊就拿着老公的钱来炒股票。也有版本说是三儿。反正爆仓爆仓爆仓,爆到后来精神都有点问题了,每天嘴里念念叨叨,“小阳小阳小阳长黑,小阳小阳小阳长黑”。后来有一天,那个男的来了,开了一辆车来,然后把车给了证券公司,把女人给带走了。

 

还有个人是一家国企的会计,爆了仓,就挪了公家的钱来补,一开始就挪了十万,信誓旦旦说只是挪,翻本了就还回去。可哪里翻得了本,于是十万又十万,再十万……他说,到了这个地步,二十万三十万和五十万,又有什么区别呢?后来又一天,我们看着他被公安带走了。

 

为什么许多人用“股疯”形容这个年代?因为大部分人都是无知的,股票就出现了还没几年,只看到了赚钱,没有看到收割。我为什么能生存下来?因为我始终把我的观点是,有非理性的地方就有风险作为投资信条,永远把系统性风险放在第一位。

 

 

从银证脱钩为起始点,我认为这是中国股票市场“白银时代”的到来。这期间承受过很多痛楚,比如“327事件”的惨痛,比如涨跌停板制度开始之后漫漫无绝期的大跌。但在制度层面,在技术层面,在监管层面,以无数股民甚至许多机构的财产大幅缩水为代价,中国股市向真正成熟迈进。

 

虽然这种向成熟迈进的步伐远远慢于市值扩张的步伐,远远慢于IPO的步伐。即使在上交所成立的二十五年后,我们的监管层仍然会对杠杆与做空工具束手无策,承受了几乎引起金融业崩盘的暴跌。所以我的断代,断到“白银时代”为止,中国股市的“黄金时代”远远没有开始。无论从制度监管层面,还是从投资者素质层面。

 

对,除了制度监管我希望能更加专业、更加公平之外,我更希望这个市场的投资者,能真正理性起来,股票市场不是赌场,甚至是赌场的相反面,在悲伤的时候不绝望,但在狂热的时候不疯狂。一旦有非理性出现,紧随其后便是风险。

 

就像跌到3500点的时候,我手里有不少股票,是一路下跌过程中补进来的。但我从未曾丧失希望。但在反弹持续了一周半,看似气势如虹之际,周五,我清掉了一半的股票。不为别的,理性的保住收益,控制风险。

 

你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陈抒怡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